近日,金華金東警察分局組織刑偵大隊、派出所20餘名警力,動用了兩台挖掘機,在金東區傅村鎮六石村的位置,尋找一個28年前的豬圈……"
如此大動干戈為何?背後的原因讓人唏噓。
逃亡28年嫌犯投案自首
「我是一名殺人逃犯,我想自首。」
5月15日,金華市警察局大門口來了一名中年男子,他和保全說完這句話後,
便仿佛全身力氣被抽幹,一屁股坐在了門口的臺階上。
男子隨後被民警帶走,他的身份信息也很快查明,姓傅,今年49歲,金東區傅村鎮六石村人,的確是28年前一宗殺人案的在逃人員。
在 派出所,傅某流露出從沒有過的放鬆表情。他說,此番投案自首,也是因為實在太累了,28年,他沒和父母通過一次電話,身邊沒有一個親戚朋友,整日東躲西 藏,四處打黑工,哪怕無端被人打罵,哪怕都是人家的不對,他也從不敢主動抗爭,更不敢把委屈向人訴說,擔心的就是對方鬧到派出所,自己殺人逃犯的身份敗 露。

廈門、西藏、雲南、貴州、江西、安徽……傅某走過很多城市,
但每個地方都不敢久留,直到2003年,他才在杭州桐廬停下了腳步,靠收廢品維生。
今年年初開始,G20峰會安保工作展開,傅某的暫住處時不時出現警察,對傅某而言,這真是煎熬,因為他平日裡見到警車就害怕,見到警察就怕得發抖,聽到警笛就睡不好覺。這促使傅某下定決心投案自首。


想買房缺錢,就把目光盯向同村的10歲小孩
傅某的案子,得從28年前說起。那時,他剛年滿21歲,而且又是高中畢業,在小村裡,當時他這樣的文化程度已經算了不起了。
高中畢業後,傅某順利進入孝順布廠,這是當地人夢寐以求的工作,但傅某染上了賭博的惡習,每個月薪水幾乎全輸光,他還時不時曠工,
最後受到工廠處分。
上世紀八十年代,孝順鎮上一套商品房也就萬把元,傅某想買房了,但賭博把錢都輸光了,哪裡去籌錢呢,他十分頭疼。
1988 年8月30日這天的午後,傅某永遠忘不了,當時,21歲的他躺在家裡床上休息,一邊看武俠小說,一邊想買房子的事,此時,同村的幾個小孩整好在他家門外玩 耍,嬉笑聲傳到他耳中,傅某反而更覺得心煩意亂。這時,同村的10歲小男孩小忠(化名)跑到了他家裡,站在房門口看著他。在農村,村民天天呆一塊彼此也都 熟,人與人之間基本不設防。

傅某清楚地知道,小忠家裡生活條件不錯,
傅某忽然就想模仿小說裡橋段,殺了小忠,再向他們家敲詐要錢。
殺人後藏屍豬圈底下,寫信勒索8880元錢
打定主意後,傅某向小忠招招手,讓他走到房間裡,沒說一句話,他直接便伸手掐住了小忠的脖子,把對方掐死了,然後藏屍豬圈底下。
後來,小忠的父母發現孩子不見了,開始四處尋找,許多村民也自發加入尋人隊伍。
傅某外出打探動靜,當聽到有人說孩子可能是被人販子拐走了,他才放心地返回,準備第二天寄出敲詐信,敲詐信中寫到「小忠在我們手上,你們要拿8880元放在金華至義烏公路邊的大樹下,
不給錢就要殺害他」,傅某還故意將字寫得歪歪扭扭,反復讀幾遍後,畫上一隻黑手,並標注落款:黑手黨。

次日淩晨,傅某將敲詐信和小忠穿的褲子、涼鞋,悄悄地擺在小忠家門口。令傅某沒想到的是,那天上午,他看到許多警察出現村裡,他知道事情敗露,和姐姐謊稱布廠有事,連夜潛逃,從此開始他長達28年的逃亡生涯。
28年追捕從未間斷
「這案子總算有了圓滿的結果,也了了我一樁心事。」原金華市警察局技術偵察支隊支隊長汪承基說,1988年9月1日,時任金華縣警察局刑警隊隊長的汪承基接到小忠家屬的報案後,
第一個趕到現場。
在收到敲詐信後,汪承基和同事按照信中約定地點進行守候,那天晚上正好下暴雨,他們躲在附近的草叢裡,被蚊子叮,蟲子咬,堅持了一晚,但最終沒有等來嫌疑人。
「這 是當時金華縣第一起敲詐案,金華市警察局十分重視,立即成立了項目組。」金華市警察局人口服務管理支隊副支隊長徐曉輝說,當時,他是孝順地區唯一的一名民 警,案發後他採集了六石村及附近村莊共幾千人的筆跡,項目組借用六石村附近的一家工廠會議室,白天調查,晚上就收起桌子打地鋪住在那,一住就是四個月,受 當時辦案條件所限,等確定傅某就是嫌疑人時,他早已逃之夭夭。

28年來,警方對傅某的追抓從未停止過,傅某的每位親屬民警都走訪過,並對其可能的落腳點進行搜索布控,迫於警方壓力,傅某最終選擇投案自首。
5月15日,通過對傅某的審訊,民警分析判斷小忠的屍體應該還埋在原地豬圈裡。
5月17日下午,金華金東警察分局組織刑偵大隊、派出所20餘名警力,動用了兩台挖掘機,在金東區傅村鎮六石村的位置,尋找那個28年前的豬圈……
由於城鎮規劃,這裡早已被夷為平地,甚至還填上了近4米厚的泥土,民警找來了六石村拆遷之前的老地圖,再對照現在的情況,總算定位出了豬圈的大概位置,撒上了一圈石灰粉,小心翼翼得開始清理,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挖掘,小忠的屍骨終於重見天日。
目前,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
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?請按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