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每天都有許多人在汲汲營營,希望能攀爬到社會中更的位置,但也有站上了那個位置的人發現,這裡並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,決定放下名與利,去幫助更多人,杜聰就是這樣一個例子,曾是天之驕子的他,如今卻是兩萬個貧窮孩子的「富爸爸」!

▼出生於香港的杜聰背景只能用「顯赫」來形容,他在14歲隨著父母來到美國,之後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,碩士則進入哈佛修讀。27歲那年,他就成為了某瑞士外商銀行的聯席董事,29歲就是法國投資銀行的副總裁。

 

▼在90年代,杜聰已經坐領百萬美金的年薪,與許多菁英、上層社會的為伍。他的夢想是成為華爾街最出色的銀行家,這對杜聰而言並非遙不可及,而是近在咫尺的夢想。

 

▼不過就在1996年,杜聰卻毅然捨棄了一切,選擇「下放」到中國農村。原因是杜聰在多次出差中國時,發現河南某些村落內,幾乎家家都有愛滋病人,而這個傳染的源頭就來自於「貧窮」。

 

▼這些村落的人民因為沒有錢,往往得靠賣血維生,但也因此感染了愛滋病。由於他們不可能有錢買藥物治療,就只能坐等死亡,讓家庭陷入更貧窮的境地。這樣的狀況成為了惡性循環,永遠無法翻身。

 

▼杜聰在這些村落裡目擊了許多令他震撼的景象,他看到有男孩推著躺在木板床上的愛滋父親曬太陽,母親對著瀕死的愛滋孩子垂淚。這裡的孩童畫的插畫不是太陽花草,而是圍在家人身邊,告訴臥床的母親說:「媽媽,不如妳賣了我吧,賣了我,就有錢為妳治病了…」

 

▼他遇到一位老奶奶告訴他,兒子和兒媳都因為感染愛滋走了,而他們生出的兩個孩子也患有愛滋,老奶奶認命說:「等我兩個孩子走了,我也該走了。」這些村落裡的人別無所求,只希望自己的摯愛有一個「生」的機會。

 

▼「我從未遇過一個這樣小小的地方,卻有這麼多苦難。」杜聰說,「一家的老中青三代都處於貧困、疾病、歧視的三重打擊。」自從見了這樣的景象後,杜聰經常失眠,半夜醒來時,臉上已滿是淚水。

 

▼思前思後,杜聰做了一個改變他人生的決定:辭掉現在的職務,投入慈善。他的朋友以為他中邪,他的家人更難以接受,直言:「我出錢讓你讀哈佛,不是為了讓你去做義工的。」

 

▼杜聰卻堅決說,這些事他無法看了不管,「世界上少了我一個銀行家不會死,但這些愛滋孤兒已經等不了了。」當然他也可以保留職務行善,但杜聰說,或許他當銀行家可以幫助100個孩子,可是如果全職去做,就能幫助兩百個孩子!

 

▼直到他真正開始行動時,才知道這是多麽艱鉅的任務,許多地方官員為了避免責罵、追究原因,拒絕他的行善舉動。當杜聰再三解釋自己是來「救人」的,

 

▼1998年,杜聰成立智行基金會,投入自己的畢生積蓄,從一開始幫助上百位孩子,逐漸擴展到上萬名孩子。智行基金會的特色是,資助的孩子不限名額,只要符合客觀要求,就能成為資助對象。

 

▼對每個孩子,杜聰都親自會談,對他們付出關懷,但他也在接觸之後才發現,很多孩子心中懷抱著仇恨,有些人會告訴他,等長大了就要去找賣血的報仇。

 

▼甚至有一位入獄的人寫信給他,懺悔說:「本來我剛入獄的時候,就想跟您聯繫,但是我沒臉,是我辜負了您對我的期望…自從母親去世後,我就徹底地變了,我恨,我恨所有的一切,我不願母親離開我,我想把她留住。」

 

▼杜聰讀了這封信自責又懊惱,這時他才發現,僅僅是給予他們物質上的幫助還不夠,要是這些孩子沒辦法克服內心陰影,他們未來會很難「抬頭做人」。所以他漸漸變成了每個孩子的「爸爸」,幫他們建立各種學習的渠道,傳授工作心得,還上戀愛課。

 

▼他帶孩子上各種才藝活動,還會定期舉辦夏令營活動,帶他們去北京、上海、香港等城市走走看看。他笑說,自己的生活比以前當銀行家更忙,而且全年無休,一文不取。

 

▼他積極地到各地參加演講、活動籌款,只希望能夠憑自己的力量,去拯救更多一點孩子。在他的奔波下,已經有2萬多名孩子受惠,其中有2500多人都上了大學,跳脫了原本貧窮的輪迴。

 

▼每年,他都會邀請已經在外面闖出一片天的孩子回來演講,他們會跟農村孤兒說:「你看我也是愛滋孤兒,我也是在這個村長大的,不要放棄自己,你也可以像我一樣好好生活,透過自身努力去改變命運。」

 

▼他幫助許多人改變人生,但自己的人生卻戛然而止了。杜聰忙到沒有結婚生子,但他很快樂,因為他說自己有了2萬多個小孩。